纵深

580线文手和690线写手
杂食
第五人格/魔道/进巨/全职/刀剑乱舞
游戏不怎么打,写梗比较多

腐,所以站的cp比较杂,也会写写bg马克思恩格斯什么的三次元注意避雷

鲁迅先生是最爱的作家
本命兵长

喜欢大于推荐

大概就是这样 。

#第五人格#  杰园  #魔女集会梗#  人设崩预警#
  是糖【并不╮(╯_╰)╭】
  
 
  她坐在庄园后头的山头上,脑子里尽是以前的画面。

刚捡到他的时候,他还只及她的腰际。黑色的头发细又软,打着卷儿,挠的她心痒。每天也只会跟在她的身后“艾玛姐姐”“艾玛姐姐”地叫着,从不离身半步。

  她总会冷冷地推开他,避免看见那双鲜红色又澄澈的眼睛。可每次他再黏上来的时候,她又发现自己没办法做到拒绝他的请求,只好任他抱抱蹭蹭地"胡作非为",可好像心里,总还是甜甜的。

  后来他长大了,比她还高了一个头。他开始和她一同出猎。虽然他只是一个人类,可次次都将她护在身后,从不让她身陷险境。每次负伤回去,她都会为他上药,永远都是冷着脸,可也尽是温柔。
 
  他常常坏笑着问她:“艾玛,你这么好看,什么时候嫁给我玩玩儿呗”或是“艾玛,给爷笑一个呗,笑一个,爷就娶你”她对此嗤之以鼻,冷眼以待,或是冷冷的睨他一眼,从不对上他的眼睛,同他还小时一般。用擦拭武器掩住自己一瞬的心慌。而他也不会继续追问,只用那双沉红色的眼眸注视着她,笑容邪肆,却是温柔至极。

  再再后来啊,他成了一个可爱的小老头,每天都往山上跑,去给她摘来大束的花朵或是一小篮子带着露水的野果。她每次都会狠狠地骂他一顿,手上却将带回的东西小心放好。他见了,笑得像只得逞的老狐狸,后又会继续问那个快被他问烂的问题:“艾玛,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啊?”

  她从来也都只当没听到也不看他,可他浊红色的眸子却也愈发地暗淡了。

  他最后一次问她这个问题,是在一个温和的下午,那天阳光很好,不焦躁也不暗淡,他们俩一同坐在屋前的花园里,舒服的天气让人喟叹。她说:“好。”他笑,心想终是这样了。

  再再再后来吗?

  她坐在山头上,风很大,刮得她脑子生疼,疼得她流出了眼泪。

  算一算,从她说出“好”的那一刻起,杰克已经死了七年了吧。

  明明心还在身上啊,怎么觉得胸膛已经空了七年呢?

【是因为这个神仙 @⭐百里汐举于市⭐ 吃杰园,所以才写了这个梗,emmm由于我吃杰佣,所以就这样写来虐她来着。恩辣鸡文笔,权当练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____辣鸡纵深】

  他坐在软椅上,桌上摊开的是《资本论》第三卷第八次修改稿,可是很显然,他的心思现在并不在这上面。
 
他已经陷入了一种半睡眠的状态,他的思想正趋于缓慢......或是迟钝了。
 
他清晰地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从他的身体中流逝掉了......抓不回的东西。

  他开始用迟缓的大脑回忆起他这一生。可是...他发现他所能记住的除了共产主义、《资本论》、就只剩下了......

  "先生,恩格斯先生来看望您了。"
 
他没有回答,像是失了力气。

"先生?先生?"
 
海伦见他没什么大碍只是不甚清醒便未多打扰,转身便想出门下楼去领人上来。

  他费力的抬起上眼睑,视线里海伦的背影变得很模糊。

  他发现自己好像等不到两分钟后恩格斯的拥抱了,也......再说不出这一生都未说出口的复杂情绪了。

  海伦踏过门槛,转身,轻掩上厚重的大门。

  他也终是累了,望着那人将会来的方向,阖上了眼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亲爱的恩格斯,来世,我们再见。

@

[是当时学《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》的时候莫名其妙想写的一个梗,写了过后今天突然翻到,就润色了一点点发出来了。emmm就觉得,我果然还是很吃这对cp啊。╮(╯_╰)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_______来自580线小文手纵深的脑洞]